一支消焱药

【盾铁】垃圾食品 7.31更新

我疯球了

蟹肘子:

3


罗杰斯喘着粗气,站在及膝的海水里茫然地四下张望。他浑身都湿透了,制服吸水以后变得更重,冰冷而黏腻地贴着他。他甩甩手,感觉皮肤上满是水滴蒸发后留下的盐分。神盾的直升机从他头顶掠过,向着掉落的敌机匆匆飞去。穿制服的人越来越多,聚在海滩上,指挥船只和直升机的海上作业。


有人来扶罗杰斯,他挥挥手让他走了。他艰难地迈上岸,脱力地坐在沙滩上,等待自己平静下来。不断有特工过来询问他,他连话都懒得说,只不断地摇头,表示自己不需要多余的照顾。湿漉漉的盾牌扣在沙滩上时沾上了许多细沙,他盯着正中的白色五角星,感受自己快速搏动的心脏渐渐回归正常。


肾上腺素褪去后,疲惫更明显了。他长长出了一口气,懒洋洋地在沙滩上又坐了半分钟,看着无数人紧张地跑来跑去。然后他不情愿地撑着盾牌站起来,拍拍它上面的沙,向身后的陆地张望。


正午的太阳刺眼至极,照得一切亮得失真。神盾大大小小的车排满了马路,仿佛一长块不甚平整的黑色背景板。观光海滩的马路比沙滩高了一大截,在护栏被砸出的缺口处,有个穿着腿甲的男人坐在那儿吃披萨。同样是紧急任务,罗杰斯的制服里是白色背心,那人装甲里却是西装衬衫。损坏的装甲就堆在他身后,完好的推进器部分还穿在他腿上,他两条腿不安分地晃来晃去,领带被海风吹得飞向一边。罗杰斯眯起眼,看见捏着饼边的那只手还脏兮兮的,鼓动着的两腮上也蹭着黑灰。


从爆炸现场狼狈地飞出来的斯塔克脏得要命,不过游上来的罗杰斯也不比他干净多少。


斯塔克眺望远出海面上升起的浓烟,神盾的直升机和船舰都凑在那里。他功成身退,窝在马路边上吃午饭。罗杰斯带着一身沙慢吞吞地往他的方向走过来,在沙滩上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。


“队长!”斯塔克远远地冲他打招呼,象征性地晃了晃手里的半块披萨。


“你哪儿来的披萨?”罗杰斯大声问,因为日晒皱着眉头。


“买的呗,”斯塔克笑了,“快过来,我买了两张。”


罗杰斯站到他跟前,因为马路砌得很高而视线正对着斯塔克的膝盖。他确实有办法上去,但他累了,不想使那么大的劲儿。


“卫生纸呢?”他满怀希望地看向塑料袋。


“呃,”斯塔克尴尬地顿了一下,“我擦手了,可能。”


罗杰斯向他背后看去,那里果然丢着两个脏兮兮的纸团。他沮丧地叹了一口气,“我去借一张,”他把盾牌往斯塔克身边一拍,拖着缓慢的步子向神盾的医疗车走去。


“有必要吗?”斯塔克在他走远前就轻轻踢了他一下,“血清不会让你因为用脏手吃披萨就拉肚子的。”


罗杰斯闻言停下了。他转过身来,充满渴望地看了斯塔克旁边的披萨盒子。半张热气腾腾的新鲜披萨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,上面覆满番茄、火腿和芝士。斯塔克当着他的面又拿起一块,芝士拉出几道长长的丝,一块火腿在边缘挣扎一番,犹犹豫豫地掉在盒子里。那块尖角因为沉重的覆料而软软下垂的披萨被斯塔克送进嘴里,一大口过后就成了弧形。一丝芝士搭在他嘴边,舌头立刻伸出来灵活地一扫,把那最后一丝热量也吃进嘴里。


斯塔克的嘴一动一动的,还带着揶揄的笑。“想吃吗,史蒂夫?”他大口嚼着披萨说,把手里的半块在他眼前晃晃。


“我手太脏了,”罗杰斯艰难地挤出几个字,“我恨你。”


“嗯哼,”斯塔克用力点点头,“洁癖队长。”


“我只是讲卫生——”罗杰斯拖长声音,盯着披萨说。他又看了一眼自己沾满了沙粒的手,愤愤在制服上蹭了蹭。“我还是现在就去想想办法。”


“你确定?”斯塔克一边煽风点火地问他,一边指指还剩的一盒,“信不信你回来我就吃完了?”


“不然呢?把你的手借我用用?”罗杰斯突然挑挑眉毛。


他转身走了,斯塔克飞快的进食动作却顿住了。他是叫他喂他吗?斯塔克看看手里的披萨,仿佛看见罗杰斯凑过来,从自己手上咬去食物,卖力地反复咀嚼,然后再急不可耐地从他那里索取第二口。他过电般抖了一下,突然想顺着那动作摩挲罗杰斯脏兮兮的脸颊,观察他因为自己提供的食物而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。


他立刻倒抽了一口凉气,手里的披萨一下掉在沙上。


“干什么呢你!”罗杰斯走过来,心疼地冲他喊。他手里还拿着一包透明包装的湿巾。


“没干嘛,”斯塔克嘟囔一句,掩饰性地侧身去拿起披萨盒,递到罗杰斯面前,“吃你的吧。”


罗杰斯单手接过盒子,把湿巾塞进斯塔克手里。


“擦擦你的脸,”他说。


斯塔克难得沉默。他抽出一片湿巾,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,就看向罗杰斯。罗杰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,因为满嘴塞着芝士,只能发出一个询问的单音。


扑通一声,斯塔克跳到沙滩上,匆匆走了。


 


4


斯塔克打开纸盒的那一秒,总感觉罗杰斯会出现在门口。


他盯着盒里两人份的烤翅,看见焦黄的外皮泛着蜜一样的光泽。他抖抖纸袋,酱汁、黑胡椒酱、辣椒粉和孜然一包包掉出来——可供选择的口味很多嘛。


他拿起一只烤翅,咬了一口。外皮像纸一样薄又发脆,香得冒油;刷的甜料渗进肉里,每口都带着蜜意;翅尖几口就能嚼碎,像脆皮一样能一点儿不落地吃下去。他最爱吃这家的烤翅,每周都要吃一次。


他叹了一口气,放下那只烤翅,舔舔手指。餐厅有了短暂的等待。


几分钟以后,搭着毛巾的罗杰斯迈进大门,身上散发出肥皂的淡香气。“你等着我吗?”他意外地问。


“我刚到,”斯塔克说。


罗杰斯冲他微笑,轻车熟路地在他对面坐下。“有什么?”他问,把手伸向那堆调料。


“随你挑,”斯塔克把它们都推到他那边,“反正我从来不放那些。”


罗杰斯好奇地看他一眼,“那我也不放试试。”


他们埋头吃饭,再没交谈。斯塔克一直低着头。以往他需要打趣罗杰斯就像需要空气一样,但今天他反常地沉默了。他终于意识到某些东西。他和罗杰斯已经一起吃了多少顿饭?它们好像无非是几顿吃食,但似乎又远远超出了那些。进食本来只是为了生存,人类却把它变得如此亲昵。人究竟需要怀着何种感情,才能每天心照不宣地对坐桌前,摆出自己最放松的一面活动唇齿?又究竟需要多么有恃无恐,才能一次次地以自己狼吞虎咽的模样去讨人欢心?


斯塔克悄悄看罗杰斯一眼,看见罗杰斯也正盯着自己。他不自觉地放慢了动作,感觉有点古怪。


“史蒂夫,”他叫了一声。


罗杰斯应了一声,“怎么了?”


“你为什么看我?”斯塔克探了探身问,神色像个大男孩。


“你今天话少,”罗杰斯笑了笑。


斯塔克没能像平时一样开个玩笑。他低下头继续吃面前的烤翅,食不知味地又塞了几个竟然就觉得饱了。


罗杰斯不客气拿走他盒子里剩下的最后两只。